很重要喔喔喔喔!
嗨嗨~這裏是莫耳 苦命高三生 不說了(淚奔 我會加油寫小說的的( ^ω^ )等學測完吧哈哈 然後好想把澤御文徹下來啊QAQ那是黑歷史為何大家那麼愛看(哭 我一定要找時間打更新版OAO 嗯 滿滿的黑歷史我都不太想面對XD 總之什麼都歡迎交流囉~

對方留下的,是蠢到家的遺言,一台相機和一朵紅花。

自己從阿汗手中接過暮的遺物時,他就確信自己能讓對方醒過來。

不單是「能」,而是「必定要」。

因為自己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需要愛。

 

司曙運用阿公之前喚醒曦的方式,以照辦理處理暮。

而紙則是使用自己身為使者之首的力量,重新調整後已甦醒。

 

夜晚,兩人在白天找到的人類廢棄屋裡休息

「吶,,暮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陪著我旅行呢?

是「我」,不是「我們」

司曙端詳著玻璃球內的紅花問道,而後被自己擁有的強烈佔有慾嚇到,遂嘴腳緩緩揚起一股意義不明卻溫暖的笑意。

「快了吧,我可以感受到力量有些許的波動。」

紫眼裡看不出情緒的紙輕輕的道著,但主人情緒上的變動就不予置評了。

......這應該就是人類口中所謂的愛吧?依照幾百年前從回收箱裏翻來看的書來推測,這應該是書中特別介紹的「BL

想到那本書上讓他至今仍無法忘懷的奇異場景,紙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真的不希望自家主子和前任奪取者在自己眼前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

那就不要看啊!又沒有人邀請你。

而且也不會讓你看到吧?

「靠」紙用著主人聽不到的細微聲音暗罵了一句。

 

然後,當天晚上暮就醒了。

雖然變成了三、四歲小孩的樣子,但還是一樣白癡,一開口就「阿書」、「弟弟」叫個不停。

自兩人對話完後紙便謊稱身體不適要休息,所以房間裏只剩下司曙和暮進行談話。

 

「阿書你看……」

幼小的紅髮孩子把玩著手中的相機,向司曙炫耀著新研究到的功能,但對方只是眼神空洞的看著自己,有些異樣。

「阿書?你…!」

暮試著拉回自家兄弟的思緒,卻被司曙緊擁住。

「暮你真得很討厭……」害我等那麼久。

司曙抱著對方,喃喃的發話著。

許久不見的……。

 

若要問鳥兒自由飛翔、魚而自在游移的感受如何,此刻的司曙應該最知曉。

----幸福。

 

「咦?」暮愣了一下,隨後展開似懂非懂的笑顏,「哈...弟弟你真得很奇怪诶,說我討厭可是又抱我,難道……

話語到這就此打住。

等等,難,難道阿書真的……

這豈不是兄弟亂倫了?!

暮的臉瞬間漲紅,「阿,阿書你…。」

怎麼幾百年不見人就變了樣?還是說對方早有這種性向只是自己沒注意到?

這種發展也太快了吧?

他開始頭痛了。

「噓。」司曙將食指貼在對方蒼白的嘴唇上,邪魅的笑了。

 

這,絕對是司曙壓力太大所導致的,絕對是。

在一旁偷看的紙像是要安慰自己「司曙的性向一定是正常的」的似的下結論。

他在胸口畫了個十字,就像司平安做過的那樣,「親愛的上主啊,管他是不是亂倫,又或者是我主人的性向正不正常,反正我無罪就是了。」

自己只有「護衛」這個 責任而已,就這樣

[The end]

 

後記

嗚喔這是會考後第一發文~恭喜恭喜XDD

護玄2012的作品終於在2015年把他看完了~(拭淚

呃...這是短打,嗯對

接下來莫耳要拚長篇連載了喔~加油加油!!

然後各位對不起我一定會常上來的!!(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耳 的頭像
莫耳

BJ4.前衛藝術

莫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名子什麼的不重要啦
  • 好崩啊...

    不過我喜歡((笑
  • 哈囉~感謝你的留言www
    是的,就是如此的崩 艸////艸
    這是我的風格哈哈XDD
    我超喜歡寫崩文的~(被打
    謝謝你的喜歡喔(拭淚

    莫耳 於 2015/09/25 09:04 回覆

  • 訪客
  • 好棒!!!!
    最喜歡這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