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話短說啊電腦要沒電了嗚嗚qwq

各位新年快樂!!

來看文唄哈哈哈(警察杯杯快把她帶走!!

那就往下走囉<3

文常注意啊哇哈哈XDD

 

 

因與聿同人如果嚴司變性了?

 

 

文如有雷到請按退出鍵XD

自行腦走開

cp黎嚴cp一因柳玖

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走

R15謝謝

阿司雖然變性了但在大家心裡的定位上還是男性所以用男生的」,而且大家還是習慣叫「嚴大哥」這樣w在這邊做一下聲明謝謝(鞠躬

  

 

 

 

四月愚人節的日子但大家臉上的表情都非常複雜

這不是在開玩笑

...大概就是這樣把大家集合在休息室其實早就知道的虞因苦笑著道:「現在也只能祝他們幸福了對吧哈哈......

到底還有什麼消息會比嚴司和黎子泓留職停薪前者不但半年前甚至更早就去變性,現在還......有了小孩更為駭人?

而且電話裡嚴司還放話說要生一打小孩認他當乾爸,雖然理智告訴他這根本不可能,但老實說自己聽到這段話還是忍不住顫抖了下,而且講完電話頭超痛。

心累啊......虞因在心中感嘆。

「嗯......找個時間要燉雞湯給阿司喝呢...」虞佟皺眉,碎唸著:「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阿動作也太快了吧,我們都沒注意到也太誇張...啊!是說最近阿司和黎檢真的常常請假就是...對了夏,絕對、不可以、再打阿司了聽道沒?!」

等等出人命他可賠不起!

「吵死了。」虞夏深呼吸著,臉上的青筋都快爆了。他罵了一句,起身走出休息室繼續工作。

「吶〜阿柳我們假日去看阿司吧!帶補品去!」玖深興沖沖的搖著同僚的肩,「我也要當阿司小孩的乾爸!」

阿柳笑了,好笑的看著異常興奮的人,「好啊,可是...阿因,阿司他們有跟你說他們會在哪裡休養嗎?」

「這個嗎...」虞因笑著,轉頭看向臉上寫著「我早就知道了,笑你們」的東風和小聿,「黎大哥他們會搬去言家底下的療養機構,所以我們等等要去幫忙搬家。」

「是的。」東風緩緩開口,「為了感謝學長之前的幫助,言家會贊助一切的日常所需,當然醫療方面完全不需要擔心,而且想住到什麼時候都沒問題。」

「連小姐可以作伴。」小聿說話了,「不會無聊。」

「了解。」虞佟點點頭。

正當室內陷入沉默時,有個人敲門,走了進來。

「黎大哥。」虞因向來客點點頭,起身讓出位子,拉了一旁的椅子在旁邊坐下。

黎子泓坐定位、點頭道謝後開口:「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上班,想說來打個招呼......」

「恭喜!」玖深迫不及待的插話,「要幸福啊〜」

「這裡就'放心交給我們吧!」虞佟笑了笑,「還是隨時歡迎來這裡串門子的。」

黎子泓難得的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謝謝大家包容我們的任性,我們現在很幸福,只是...阿司說虞夏警官可能不會原諒他,所以他不敢來。」

是真的呢他剛剛氣沖沖的走出去了...不用管他沒關係。」虞佟笑著賠不是,「好好陪阿司吧!不用擔心工作的事。」

「對啊!」虞因笑道:「嚴大哥說如果他生完回來後你還是不早點回家的話他就要生一打足球隊給你養。」

「......他是有提到過。」當事人點點頭,黑著臉說著。

「多生好啊,台中都快沒有小孩了。」阿柳,似笑非笑。

「可是養小孩很貴的...」虞佟皺眉,「特別是不好好唸書,被當一大堆還要重補修,高中大學還讀私立的。」而且私立的就算了,還是最末端。

「抗議!」某人紅著臉叫道:「小聿也讀私立的!」

「獎學金養我。」被點名的人冷冷的開口,用鄙視的眼神盯著自家兄長,「學測73級。」

上一秒抗議的人下一秒馬上陣亡。

黎子泓看了一眼倒在桌上消沉的人,忍笑,「所以為了我的荷包好,還是以後都把工作帶回家做.......」

「不行喔!」虞佟插話,「回家就是要陪家人的,除非不得已或是孩子都大了。」

「看來以後黎檢沒辦法當工作狂了呢...」阿柳看了看旁邊瞬間變得有點憂鬱的人,說出自己的感想。

「哈哈哈...沒關係,工作和阿司我還是比較愛阿司的,,,,,,」黎子泓道著,揉了柔太陽穴,「那個...阿因啊,雖然這麼說我很抱歉,但是我是真心希望我的孩子不要有陰陽眼。」

被點名的人欲哭無淚了,「嚴大哥也這麼說嗎?」

拜託喔!他也不想要有好嗎!

「沒有呢他的想法比較奇怪。」

黎子泓鐵青著臉回想著,他真的覺得...頭很痛。

「咦?怎麼了嗎?」不知什麼時候手上多了一包餅乾的玖深歪著頭問。

「他說,希望小孩國小國中成績都第一領獎學金,然後要升高中的某天發現自己其實不喜歡讀書,不讀高中去賣雞排,成為雞排大王。」

竟然幫小孩想了那麼奇怪的未來,要做爸爸的黎子泓真的非常無言,不過看著室內全都在大笑的友人們,他想了想,其實這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如果說自己的孩子能做他想做的工作自己也會很高興,而且老實說,還能省一筆學費呢!

「那,我先走了。」黎子泓看了一下手表,站起身,「三隻小孩我就先借走了,謝謝。」

「不會,那阿因你們今天就自便吧。」

「好。」

 

黎子泓剛踏出警局,就發現早已在等他的嚴司。

剛剛正要下樓時就收到對方傳給他說會在樓下等他的簡訊,要三隻小的先收東西,交代他們自己會在樓下等之後,黎子泓就先下樓了。

「阿司,不會不舒服嗎?」

他皺眉,輕摟著另一半的腰,將對方帶到一旁的長椅坐下。

「我又不是戴玉妹妹,一摸就ㄆㄨㄚˇ ㄌㄚˇ〜〜ㄆㄚˇ ㄙㄚˇ〜〜」嚴司笑著,把頭靠在對方肩上。

奇怪了他是有看起來這麼虛嗎?搞得好像感覺他快暈倒一樣,也才站一下而已。

「你現在對我來說就是。」黎子泓輕撫愛人那微凸的肚子,悄聲說道:「你等多久了?不是說不能久站嗎?」

「十分鐘,剛剛有坐一下啊〜」嚴司伸伸懶腰,手放上對方的手,「要死了,腰好痠〜」

他真的、真的非常想收回要生一打足球隊的豪語,果然是不能大意啊!

黎子泓笑了,吻了嚴司的額,「辛苦了,生完再好好的幫你搥背按摩。」

「你說的喔。」

「會的,我親自幫你服務。」牽起思愛之人的手,他開口,「今天的檢查怎麼樣?」

「小孩很健康呢〜」懷中的人漾起微笑,轉頭面對他,「小黎比較喜歡兒子還是女兒?」

黎子泓將嚴司擁在懷裡,「我都好。」

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就很滿足了,而且走到這裡已經很不可思議,此刻的他實在不敢奢求什麼。

「诶?嚴大哥?」

正當兩人互擁時,一個不屬於他們的聲音傳來,聞言,嚴司把黎子泓放開,發現眼前的來刻正愣愣的看著他。

「怎樣?被圍毆的同學?」嚴司撥了撥讓有些他燥熱的頭髮,痞痞的笑著,「曬恩愛沒看過?」

「不,沒事......」虞因一愣,搖搖手。

他自己也好久沒看到對方了,都是以手機居多,而且不是他想說,對方怎麼變得那麼漂亮?放下來的長髮、薄上衣和長裙,根本就不是他認識的嚴司啊!

「好漂亮。」後來跟上的另外兩人也深有同感的講出心聲。

「呃...嚴大哥,幾個月了?」

虞因默默的吞了吞口水,轉移話題。

「四個月囉〜」

「那...想好名字了嗎?」

語畢,黎子泓和嚴司相視而笑,然後後者開口,還是依然的欠揍。

「不〜告〜訴〜你〜咧〜」

附帶鬼臉。

 

<十年後>

走在警局的走道上,虞因心情特好。

他終於要結婚了。

和一太長跑十年以上,就算是去外地工作感情也絲毫不動搖,雖然偶而會吵架,不過他們還是愛著彼此。

直到有一天,虞因放連假回來台中度假、和一太出去約會時,對方突然單膝跪下,向他求婚。

老實說虞因完全沒有想到一太會這麼做,直接在原地愣了三秒,待對方再次開口――

他才緩緩的點頭答應,笑中帶淚,

――乖乖的讓一太牽起他的手,

――套上看起來很昂貴的婚戒,

――在夜空下深情擁吻。

現在每次再回想起來都超害羞......。

可能是因為他要結婚了吧?因為說好婚後兩人要會到台中定居,所以長期在外地工作的虞因竟有種人事境遷感覺。

 

後來嚴司沒有生一打足球隊,黎子泓也還是依舊會工作到很晚才回家。

玖深和阿柳在五年前步入禮堂,現在依然恩恩愛愛的繼續在鑑識科工作著。

小聿的外語能力偶然被外交部看中,在四年前直接被挖腳到台北工作。

聽說還是官員和虞佟好說歹說,他家老弟才願意上台北的,然後每次一放假,就會準時出現在家裡,搞得好像在台北被欺負的很慘一樣。

而且還聽說,他完全是跳過考試這關,直接成為空降部隊。

......可能是因為不想浪費紙吧。虞因在電話中聽到這個消息時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

而他那些大學好損友們也都在十年間陸續結婚,連阿關都娶到老婆了他才覺得稀奇,李臨玥還是兩個小孩的媽了。

小海依舊守著她該守護的地方,偶而也會協助虞佟辦案,不過聽說最近她好像快找到人生的歸宿了,對方的帥度還逼近虞佟。

不過現在他也揚眉吐氣了啊啊啊啊啊!所以今天他是要回警局發喜帖的!

「阿因!」接到通報的虞佟快步跑向他,擁住自己,「感覺好久沒見你了,還好嗎?」

「很好啊大爸。」虞因笑著。

明明前幾天才見,哪有他老爸說的這麼誇張,他早就在半個月前搬回台中了,只不過這幾天因為要忙婚禮的事才早出晚歸而已。

「你好久沒見大家了,走吧!」

虞佟放開虞因,拍拍自家小孩的肩,意識對方跟上。

在虞佟的帶領下,虞因一一見過多年不見的友人,發過喜帖,和虞佟打過招呼後便急急的走向休息室。

他終於要見到那個女孩了。

黎子泓和嚴司的女兒。

上次見到她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所以他其實沒什麼印象,不過他還記得那個女孩還真的長得超像嚴司。

啊還有,他來之前有和黎子泓通電話,雖然他有點忘記女孩叫什麼了,不過電話中對方有跟他說自從小聿去台北工作後,就換成他小孩和東風常聚在一起玩奇怪的卡牌遊戲,是個智商頗高的女孩子,今年跳級完成小學六年級的學業後就會進入市內有名的公立學校資優班就讀,而且還是跳國中二年級。

虞因呼了一口氣,打開休息室的門。

印入眼簾的是超經典畫面――兩個人在玩奇怪的卡牌遊戲現場,只是昔日的紫瞳青年換成褐色頭髮的少女。

「......你們一定要玩這種遊戲嗎?」

虞因眼神死,黑著臉看著蹲在地上的兩人。

「嗨,好久不見。」

聞聲,東風拍拍衣服,兩人從地板上爬起,打了聲招呼,虞因也回以一笑,然後他定睛在東風前面的女孩子身上。

就是她了吧。

「妳是.......」

「啊!臭老媽說的被圍毆的大哥哥來了!」

虞因話都還沒講完就愣住了,怎麼女孩一開口就是這句?

「我叫嚴瑀昕,媽媽說妳一定會忘記我的名字所以要我再跟你講一次,她說她跟你講很多次你還是在講電話的時候問爸爸所以你真的沒救了。」

奇怪了她的名字明明就不難記啊!

「是嗎哈哈......」

「她要我轉達給你,說她們家族最近有開發出新的藥,是治少年癡呆症的那種,要你去當白老鼠賺外快。」

嚴瑀昕露出一笑,「她說妳最近要結婚了一定很窮所以要趁這個機會賺錢。喂!」

「什麼?」虞因被對方的叫聲嚇到,愣愣的開口。

「結婚愉快啊我說〜」嚴瑀昕走上前,踢了一下虞因的屁股,「看起來就是一臉魯蛇樣的虞因哥哥,真是恭喜你了〜」

「.....喔喔,還真是謝謝妳了。」

還以為妳要講什麼......果然是嚴大哥生的,好討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當虞因進退兩難時,黎子泓走進來了。

「黎大哥......」快把你女兒帶走!!

「抱歉,我聽虞佟說你在這裡,所以就來救你了,不好意思,我家女兒講話雖然很像阿司,但基本上還是乖的,你就原諒她吧......」

衝進來的黎子泓省略了一切的寒喧和打招呼,就這樣開口,而虞因也只是笑笑,並不想計較什麼。

「黎大哥沒關係的,」虞因發聲,拍著黎子泓的肩,「這些年辛苦了。」

「是辛苦沒錯......」黎子泓的表情突然有些哀怨。

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愛上這麼吵的人,然後對方生下的小孩也很吵,這就叫「娶雞隨雞、娶狗隨狗」?

「唉...你不會懂家裡有兩個阿司的感覺....」

「我懂,黎大哥真的辛苦了。」

真的是超級偉大啊!愛情的力量果然強大!虞因在心中為友人哀悼。

「欸!」一直靜靜在旁邊聽對話的嚴瑀昕終於受不了了,跑到黎子泓身邊大聲叫著:「講得好像我很吵一樣!」

最吵的明明就是臭老媽!每天都在胡言亂語還敢說是她。

「是很吵沒錯......」黎子泓默默的嘆了口氣,誠實講出心裡的話。

奇怪了,小孩是警局的大家混著教育的,雖然有時候小海會來所以多少點影響,但怎麼在她身上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呢?

等等,會讀書到底算不算?

可是算的話也沒辦法證明他女兒有遺傳到自己啊!阿司比他更會讀。

「臭老爸好討厭。」嚴瑀昕翹嘴,撇頭,打斷了黎子泓鑽牛角尖的思考。

「我也覺得你很討厭。」黎子泓決定先拋下這個疑問,不甘示弱的回擊。

兩人互相瞪視,三秒後一起笑了出來。

「今天阿司比較忙,等等我下班後就先載你回家。」

黎子泓揉了揉自家小孩褐色的髮絲,這樣說道。

「好啊回家玩電動!」

「嗯。」

「昨天終於贏拔拔一次,說好的蛋糕喔。」

女孩笑著說。

「然後繼續切還沒切完的青蛙!」

 

 

深夜,兩人還未就寢。

黎子泓憂心沖沖的看著斜坐在床上、閉眼休息、冒汗的另一半,自己能做的也只有順順對方的背,加油打氣而已。

「還好嗎?」他溫柔的用面紙擦掉對方額上的汗,吻了愛人的唇。

嚴司張開眼,坐起身,給了黎子泓一個微笑,「大丈夫啦〜休息一下就好多了。」

他爬下床,站起身伸伸懶腰,「這感覺夠嗆的。」果然在教科書上讀到的和實際操作有差,書上都不說懷孕腰會很酸是怎樣。

然後某人說等他卸貨後要好好的上他,難道他這輩子注定讓自己的腰「三天一小酸、五天一大酸」嗎?

「擔心死你了,阿司。」

黎子泓也爬下床,環抱住突然覺得有些哀傷的嚴司,雙手輕輕撫摸著那腫脹的腹部。

「我又沒怎樣〜之前帶球趴趴走也沒事啊別擔心啦〜」嚴司笑笑的把手也放上腹部,「大檢察官〜要摸快摸喔要不然以後就沒機會了〜」

黎子泓笑了,「不是說要生一打足球隊?」

「會肥死啊〜而且......」

不等嚴司說完那一長串的廢話,黎子泓放開手,將對方轉到自己面前,送給愣在他眼前的蠢蛋一個熱辣的激吻。

太愛他了,愛到無法自拔,所以自己早就做好了一個決定。

黎子泓用舌翻攪著對方的口腔,對方也不甘示弱的回擊,一來一往間,漸漸減慢了速度,直到嚴司輕輕推推他的胸,他們才解開彼此的束縛。

然後黎子泓抱起嚴司,輕柔的放回床上。

「你沒聽說激吻會害孕婦早產嗎?」乖乖躺下休息的嚴司笑道。

黎子泓拿起一旁的乳液,小心翼翼的抹在對方緊實的肚子上,「週數夠了沒關係。」

「什麼啊......」

嚴司呵呵笑著,沒有阻止對方的舉動,閉上眼享受的自己才有的特權。

「吶、小黎,」一會兒,黎子泓結束工作,幫自己蓋好被子關好燈躺下之後,他開口,「你愛我嗎?」

明知故問。

「當然愛你。」雖然被問了很多次,對方還是不厭其煩的開口,「永遠愛你,雖然你很吵。」

「呵,可是我現在是肥豬呢〜」

「你本體完全沒胖。」黎子泓轉過身,牽起嚴司的手放在對方的肚子上,「不說這個了,我決定,小孩跟你姓。」

「诶?為什麼?」嚴司一愣。

「沒有為什麼。」黎子泓脹紅了臉,但幸好已經關燈,對方沒有察覺。

沒有為什麼。

只因為我愛你。

「哈...那小孩會很吵喔〜」嚴司,把頭埋進黎子泓的胸前蹭著。

「再說吧,兩者應該是沒關連的,話說你名字想好了嗎?」

「早就想好了〜」聲音自下方傳來,「才〜不〜告〜訴〜你〜咧〜」

 

『嚴瑀昕』

『意思是,只要心意相通,就算不用言語,想傳達的一切對方一定能了然於心。』

 

 

作者後記

嗚嗚嗚嗚嗚對不起不要打我XDD

老實說我'當初其實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w

是之前吵得沸沸揚揚的性別議題嗎??可能是喔2333(腦破莫耳

嗚嗚最近真的無限腦破QAQ

偶一度想放棄qwq但最後還是趕出來了!!

總之驅使我的一定不是理智,就像阿司他們一樣哇哈哈(被揍

啊啊最後說好的一萬還是沒有owo(沒關係算了

媽我做到了!!5000多字啊啊啊啊啊啊(出去好嗎

關於劇情或是設定有什麼疑問或有什麼想加的東西歡迎在下面留言,懶得留言就自行腦補

之後應該會做明信片,角色可能是三葉,想要的也可留言然後到臉書私我給我基本資料,我會連黑歷史名片一起寄過去XD,角色可能會換,想指定可是不知道我出過什麼的人歡迎逛逛我的臉書喔^p^(沒人要好嗎##

有嚴司啊啊啊啊//(走開!!

臉書:0983911035(莫耳)

最後還請各為多多支持!!

新年快樂(燦笑

 

There will be no more darkness when you believe in yourself

新年也要fighting喔喔喔喔

大家一起加油~~

創作者介紹

BJ4.前衛藝術

莫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